<big id="jf7j1"><strike id="jf7j1"></strike></big>
    <ruby id="jf7j1"><strike id="jf7j1"><var id="jf7j1"></var></strike></ruby>

    <listing id="jf7j1"><strike id="jf7j1"></strike></listing>

    <track id="jf7j1"></track>
      <track id="jf7j1"></track>

          <track id="jf7j1"><strike id="jf7j1"><rp id="jf7j1"></rp></strike></track>
          ?

          當前位置: 首頁 > 詩詞名句 > 宋詞名句 >

          人生自是有情癡,此恨不關風與月--歐陽修《玉樓春》翻譯與賞析

          來源:海博學習網 www.51duidui.com    發布時間:2013-06-07 21:43
          “人生自是有情癡,此恨不關風與月”出自宋代詞人歐陽修的《玉樓春》
          [譯文]    人生本是癡情種,這種感情,并不關風花雪月。

          玉樓春

          樽前擬把歸期說,未語春容先慘咽,人生自是有情癡,此恨不關風與月。   
          離歌且莫翻新闋,一曲能教腸寸結。直須看盡洛城花,始共春風容易別。

          [譯文]:
                  在筵席上打算和友人告別,可是話未出口就凄慘嗚咽。人生來就有情癡,與自然界的風花雪月無關。
                 離別的歌不需要再翻新曲了,只要一曲就足以令人痛斷肝腸了。一定要欣賞完洛陽城中百花,再與春風輕松地告別。

          賞析:
          作者西京留守推官任滿,離別洛陽時,和親友話別,內心凄涼。在離筵上擬說歸期,卻又未語先咽。“擬把“、“欲語“兩詞,蘊含了多少不忍說出的惜別之情。然而作為一個理性的詞人,別離之際雖然不免“春容慘咽“,但并沒有沉溺于一已的離愁別緒而不能自撥,而是由已及人,將離別一事推向整個人世的共同主題。作者清醒地認識到:“離情別恨是人與生懼來的情感,與風花雪月無關。因此,離別的歌不要再翻新曲了,一曲已經令人痛斷肝腸了。詞在抒寫離愁別緒這一主題方面不同凡響,有悲情凄涼,更有豪情縱橫,寄寓了詞人對美好事物的愛戀與對人生無常的感慨。

          這首詞開端的“樽前擬把歸期說,欲語春容先慘咽”兩句,是對眼前情事的直接敘寫,同時在其遣辭造句的選擇與結構之間,詞中又顯示出了一種獨具的意境。“樽前”,原該是何等歡樂的場合,“春容”又該是何等美麗的人物,而在“樽前”所要述說的卻是指向離別的“歸期”,于是“樽前”的歡樂與“春容”的美麗,乃一變而為傷心的“慘咽”了。在這種轉變與對比之中,隱然見出歐公對美好事物之愛賞與對人世無常之悲慨二種情緒以及兩相對比之中所形成的一種張力。

          在“歸期說”之前,所用的乃是“擬把”兩個字;而在“春容”、“慘咽”之前,所用的則是“欲語”兩個字。此詞表面雖似乎是重復,然而其間卻實在含有兩個不同的層次,“擬把”仍只是心中之想,而“欲語”則已是張口欲言之際。二句連言,反而更可見出對于指向離別的“歸期”,有多少不忍念及和不忍道出的宛轉的深情。

          至于下面二句“人生自是有情癡,此恨不關風與月”,是對眼前情事的一種理念上的反省和思考,而如此也就把對于眼前一件情事的感受,推廣到了對于整個人世的認知。所謂“人生自是有情癡”者,古人有云“太上忘情,其下不及情,情之所鐘,正在我”。所以況周頤在其《蕙風詞話》中就曾說過“吾觀風雨,吾覽江山,常覺風雨江山之外,別有動吾心者在”。這正是人生之自有情癡,原不關于風月,所以說“人生自是有情癡,此恨不關風與月”。此二句雖是理念上的思索和反省,但事實上卻是透過了理念才更見出深情之難解。而此種情癡則又正與首二句所寫的“樽前”“欲語”的使人悲慘嗚咽之離情暗相呼應。所以下片開端乃曰“離歌且莫翻新闋,一曲能教腸寸結”,再由理念中的情癡重新返回到上片的樽前話別的情事。“離歌”自當指樽前所演唱的離別的歌曲,所謂“翻新闋”者,殆如白居易《楊柳枝》所云 “古歌舊曲君休聽,聽取新翻楊柳枝”,與劉禹錫同題和白氏詩所云“請君莫奏前朝曲,聽唱新翻楊柳枝” 。歐陽修《采桑子》組詞前之《西湖念語》,亦云“因翻舊闋之詞,寫以新聲之調”。蓋如《陽關》舊曲,已不堪聽,離歌新闋,亦“一曲能教腸寸結”也。前句“且莫”二字的勸阻之辭寫得如此叮嚀懇切,正足以反襯后句“腸寸結”的哀痛傷心。

          末二句卻突然揚起,寫出了“直須看盡洛城花,始共春風容易別”的遣玩的豪興。歐陽修這一首《玉樓春》詞,明明蘊含有很深重的離別的哀傷與春歸的惆悵,然而他卻偏偏在結尾寫出了如此豪宕的句子。在這二句中,他不僅要把“洛城花”完全“看盡”,表現了一種遣玩的意興,而且他所用的“直須”和 “始共”等口吻也極為豪宕有力。然而“洛城花”卻畢竟有“盡”,“春風”也畢竟要“別”,因此在豪宕之中又實在隱含了沉重的悲慨。所以王國維在《人間詞話》中論及歐詞此數句時,乃謂其“于豪放之中有沉著之致,所以尤高” 。




          相關閱讀

          “可惜流年,憂愁風雨,樹猶如此”全詞翻譯賞析
          人有悲歡離合,月有陰晴圓缺,此事古難全--蘇軾《水
          “天涯舊恨,試看幾許銷魂?”全詞翻譯賞析
          “風來綠樹花含笑,恨入西樓月斂眉”全詞翻譯賞析
          “天涯萬一見溫柔。瘦應緣此瘦,羞亦為郎羞”全詞
          明月如霜,好風如水,清景無限。--蘇軾《永遇樂》全

          有幫助
          (11)
          ------分隔線----------------------------
          ? 被摁着强行灌满求饶
          <big id="jf7j1"><strike id="jf7j1"></strike></big>
            <ruby id="jf7j1"><strike id="jf7j1"><var id="jf7j1"></var></strike></ruby>

            <listing id="jf7j1"><strike id="jf7j1"></strike></listing>

            <track id="jf7j1"></track>
              <track id="jf7j1"></track>

                  <track id="jf7j1"><strike id="jf7j1"><rp id="jf7j1"></rp></strike></track>